为什么我不爱 keynote

2015-06-21

毫无疑问,对于标题的那句话,我说谎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都算得上是喜欢 keynote 这个工具的。

它逻辑清晰,易于初学者使用;界面简练,富有美感;动画华丽又不失实用。一言以蔽之,它能在你简单流畅的使用若干小时后,交给你一份让人称赞的作品。

正是上述的这些优点或者说是使用时的奇妙感受。让我一再向周边的朋友展示和推荐:

“你看用keynote,就能把你的演讲素材梳理的井井有条而富有逻辑性,而不是图片和文字的堆积”这是对喜欢把文字推在 PPT 上的人说的;

“你为什么不是试着用用动画和过渡,特别是神奇移动,它能让你的演讲更有趣”,这是对那些从不用动画的人的建议;

“我是用 keynote 做的…”这是对那些“不明觉厉”的围观群众的...吹嘘。

但是,今天我发现我不再爱 keynote 了。

事出有因,今天看到一则微博,是魅族公司正组建 keynote 团队,公开向社会招聘。于是微博下有了如下评论:邮件已发(指简历),演讲和 keynote 什么的我最擅长了; Keynote我会啊;热爱 Keynote。

而我,那时却感受不到一丝对 keynote 的感情了。

是它不够好了吗?不,作为演讲的辅助工具,我仍然觉得它是市面上最优异的一站式工具。排版,图片文字处理,过渡动画等等。无人出其右。

可是问题在于,它太简单易用了。简单到任何人去摆弄一番,都能拿出一份60分的作品。更可怕的是,当使用者意识到自己实现了从0到60的飞跃时(没有讽刺之意,对于普通人这绝对是飞跃)成就感和沾沾自喜并存,觉得自己成果颇丰,以至于难有进阶的地步。最后,忘了 Keynote 存在的价值,把 keynote 本身视作一种价值。

工具存在的目的,在于更好的解决我们现实中的问题。判断一把锤子是不是好锤子,在于它是不是能顺手的敲进钉子。我们使用 keynote,可能是学者作报告,公司发布产品,设计团队讨论设计模型,所以,它之所以好,是因为它能更好的让我们演讲,报告,展示原型。即使有着恋物情节的人,声称自己就是喜欢那把锤子本身的美感和触感。那对于 keynote 而言,也是应该去喜爱它的图标或者代码,绝不是使用 keynote 这件事本身。

为什么热爱使用 keynote 本身很危险?首先那是一种“脱贫”的快感。大多数人在被 ppt 的复杂非人性化的操作折磨过后,意外发现了 keynote。一种睥睨的心态油然而生:“你们居然还在用 ppt”。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俯视,不再重视内容而是客观实物,这难道不是一种“炫富”吗?讲稿,演讲的内容,现场的渲染力,难道不应该是更重要的吗?一场只用 图片的 ted 和 keynote效果顶级的“XX天学雅思口语”,哪个对学习更好呢。

更为可怕的是,keynote 的“人人都能做好 keynote” 的理念,给了我们不再精进的动力。这当然不是它的错,但是这却是我们常常陷入的思维陷进。字体,图片,排版需要最基本也最扎实的美学功底,动画,幻灯片的逻辑,和演讲的内容的结合,需要深刻的对内容的理解。可以说这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以其专业的深度,都能耗费一个普通人大量的精力去学习。可是“60分”的 keynote 让我们产生了一种虚幻的骄傲,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对专业知识和素养的轻视。这种轻视并不少见,在众多新兴的行业,都可见这种浮躁的心情。

“学好 ps 就能做设计”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人人都是建筑大师”

科技的加速,信息的爆炸和流动,带来了平等的地位,高深的知识和素材,互联网上随处可见,任君选择。知识甚至工作不再是专业人士的自留地,人人都可以看完一本“XX天学会 XX”后过来评头论足一番。对于设计行业,他会告诉你“少即是多”“魔鬼在细节之中”,要求你重视“用户体验”,强调“平等开放”。对着每一条没调整好的线说“强迫症不能忍”,对任何一个标点符号错误说“XXX 用错了”,而全然不顾作品真正的内涵。

知识不仅使人平等,还会使人骄傲。

这不是一篇对 Keynote 的声讨,而是对浮躁人心的疑惑。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