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or not to be, 是Apple Watch 的大问题

2015-06-14

“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王子哈姆雷特在内心挣扎时说出的这句台词,揭示了一个浅显的道理:选择永远是最困难的。生活如此,设计亦如此。Apple Watch的好与坏,就隐藏在一个个选择中。

选择1:交流功能被升级。

苹果设备有史以来从未如此重视交流属性,重视到需要给它单独配备一个实体按键。

2007iPhone 发布时,乔老爷子对传统手机的按键不能随应用程序而改变的厌恶之声尤在耳。而打电话作为手机最基本的功能,都不配有一个专属的实体按键。虽然它仍是唯一一个能打断用户当前界面的应用,但它仍然被降级到“应用”中去,不再是“手机”这个设备的核心。

为什么交流在Apple Watch中如此重要?

Digital Touch,语音回复,电话,这些交流属性的功能被选择出来,单独组成一个功能模块,使用户意识到Apple Watch成为了一块能实现多重功能的且能看时间的设备。如果你还不习惯用Apple Watch来交流沟通,没关系,我们特地给你设置一个实体按键,方便你快捷的使用。

当 iPhone出世之时,人们尚不清楚那块多点触控的大屏幕的优势。于是乔老爷子在keynote 中就暗示“可看视频的 ipod和上网设备”。侧边按键和暴露出来的心率传感器,都是一种带有教化目的的升级,为的是让我们更快接受这个新事物。

选择2:在如此小的屏幕你不需要精准操作。

苹果似乎从来不看首先看重功能上的强大。从鼠标,click wheel 再到多点触控,伴随着可操作空间的缩小操作的精准性一步步丧失。这其实是典型的苹果为用户做决定的表现。设备功能的不同必定对操作的精确度要求不同。在 ipod 和 iPhone 上进行内容消费时,用户基本不用太考虑精确的点击。照着这个思路,Digital Crown应运而生。作为一家硬件公司,苹果还是从硬件上就开始考虑如何解决操作精确度的问题,并全部没有草草的寄希望与尚在发展中的用户界面设计。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

放弃操作上的精确,不代表放弃追求实际效果的完美。iPhone 上通过 UI 设计上来弥补(例如http://www.ifanr.com/3559中提到的例子),小小的Digital Crown也颇费心机。Digital Crown上那一圈凹槽紧急是为了好看?实际上,工业设计中的示能性(预设用途)在这里发挥了作用。没人 会下意识去尝试转动光滑的旋钮,不仅仅是物理上的原因,影响更多的是我们遗留下来的心理锚定:光滑的物体不好转。于是苹果少见的在其简洁的设计风格中加上了一圈复杂的凹槽设计。恰当手感加上可视性,给你了去尝试的欲望。

选择3:人人需要一块Apple Watch

为什么Apple Watch要出三个系列?

传统表业再辉煌,也没有过人人需要一块表的时代。因为作为看时间的设备,它从来不是必需品。作为传世的物件,又不是人人愿意去承担高昂的溢价。

而Apple Watch是一台人人都需要的设备,最起码苹果是这么认为。人人需要,要的当然不是它的时间或者传世功能,而是一次对生活方式矫正的。在iPhone之前 以来从没有电子设备和普罗大众如此亲密,以至于硬件硬生生的切入到我们的生活场景中:餐桌,办公室,家庭聚会。当我们在讨论科技是否太过于干扰了我们的生活的时候,苹果说,你需要一块Apple Watch。

我习惯在Apple Watch上查看消息通知的之后,我才意思到信息通知也符合二八定律:只有大概20%的消息是需要我立刻回复的。这虽然让我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些挫败感(发现自己原来没那么重要),但是也让我避免成为一条被消息通知刺激的“巴普洛夫的狗”。当然你可以说它代表更健康的生活,抑或其他。

Apple Watch需要三个系列,尽可能覆盖到不同层次的消费人群。毕竟在这个被手机占领的原子世界,人是没有差别的。

所以这就是Apple Watch了?是,但是不全是

当年的 IOS1.0时期的我没经历过,不过不能复制粘贴文本想想就很黑暗。也许你会说Apple Watch好像也没什么用,连“XXXX”都做不了。这种论调的缺陷在于,你否定的不是产品,而是产品的可能性。

选择意味着冒险,一如第一个看到太平洋的欧洲人巴尔沃亚,只是希望Apple Watch的结尾不会像巴尔沃亚一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