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物尽其用》

2015-06-07

看完全书后脑中浮现出两个问题:

1.如果说自杜尚以来,艺术品的门槛已经被人打破,那么在当下的艺术世界中,艺术品的地位是怎样的。它还是艺术家其思想的物理世界里的化身吗?

从⟪物尽其用⟫这个作品来看,很显然艺术品本身是被降级了的,它再承担以往所有的完整的艺术作品的内涵,而是依托外部世界的其他物品。具体在这个作品中,赵湘源老太的回忆,摆放,与观众的交流,才是更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艺术品本身从主角变成了一种思想,信念或者说一种创作哲学的载体。它不需要精雕细琢,不需要内涵独特,它只是宋冬在进行艺术创作的工具,一如画板和颜料之于传统画家。从这个视角来看,就很好的回答了我们通常会问的那个问题:这些日用品也能算艺术品?毋需讨论“艺术是否高于生活或者来源于生活”,我们就能很清晰的明白,与其讨论这些日用品是不是艺术品,艺术家将这整个布展,展览,车展的过程视作一整个艺术作品。这一点,巫鸿在书中也有提到。

上述问题已经有答案了吗?艺术品已经不再是艺术行为的核心了,而会慢慢边缘化?不,如果我们深究作品的属性,摆脱依赖于经验的内心的锚定,就会发现:艺术品依然是艺术行为的核心和艺术家思想的表现形式。不同于古典艺术中的绘画,雕塑等常见的具象化的艺术作品,现在的“艺术品”的定义更加广泛,一种经验或者行为,都可以添加进去,不是使艺术品如何,它们本身即是艺术品。当我回望整个⟪物尽其用⟫展的时候,才更深的体会到这点的变化。

2.赵湘源老太,宋冬,巫鸿在这件作品中,分别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书中宋冬一直强调,赵湘源老太才是这件艺术品的作者,他只是他母亲的助手。对于这点的笃定,这使得他在母亲去世后一度思考这个展览是否还应该做下去。可是正所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以我的视角来看,宋冬,或者她母亲,都是却又都不是创作者。说他们都是,赵湘源老太自不必说,宋冬作为整个展览概念的提出者,从一开始就有他的思想的烙印在其中。说他只是助手,未免太牵强。可是这件作品的奇妙之处正在于赵湘源老太对这些物品的回忆和情感,时间和情感都不会断开,宋冬作为赵湘源的儿子,他对于这些物品的回忆和情感,正好和他母亲形成一组对照。依靠这种对照,这个展览才有所谓的探索母子之间关系的价值和艺术成就。也就是说,不是他们两位“创作”了这个展览,而是他们自身就卷在其中,成为这个展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使是赵湘源老太去世后,宋冬的情感的变化,居然也成为了这个展览的一部分:他对这些物品的情感是否会发生微妙的变化。至此,这些日常用品才算是“物尽其用”了吧。

巫鸿是这个展览名义上的策展人,也是本书的“编著”,似乎处处小心翼翼的划开自己和这个作品的关系。可是不管是书中或者实际展览中,巫鸿的位子一直奇妙的在“记录者”和“评论家”之间徘徊。如果单纯是是一位“编著”或者“策展人”,那自不必过多赘述。可是作为整个展览的“记录者”,他是否参与到这场涉及到回忆,家庭,亲情的展览中了呢。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作为普通人的我对于艺术品价值的疑问,这种展览的现世价值几何?

去拷问一个作品的价值本身就是一件现实而无价值的事情,可是如果非要自问自答,那我猜,这种展览的价值大概不在于它所给你看的那些,而在于它能给你带来的情感和思考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